“如今,产业链全球化的趋势并没有被逆转,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生产所有的产品部件。”吴奕捷表示,“中国应继续推动产业链全球化,与其他国家共同推动科技创新发展与交流。”
近期,美国科技股遭逢“技术性熊市”,与政策性因素密不可分。
当地时间11月19日,美国半导体指数(SOX)大跌3.86%,其中芯片股美光科技(MU.O)大跌6.62%,英伟达公司(NVDA.O)股价暴跌12%。其他科技公司股价同样大幅收跌,苹果公司(AAPL.O)下跌3.96%,Facebook(FB.O)暴跌5.72%,亚马逊(AMZN.O)暴跌5.09%,谷歌(GOOGL.O)下跌3.82%,微软(MSFT.O)跌去3.39%。

这只是一个开始。苹果公司在随后两日股价继续下探,跌幅分别为4.78%和0.11%,英伟达在截至21日收盘时股价为144.71美元,相较前日再次下滑2.93%。这也就意味着,与10月初289.36美元的高位相比,英伟达当前股价已几近腰斩。其他科技巨头亦自年内高点下跌20%以上,蒸发市值近万亿。
 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地时间18日晚间,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出台了一份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框架清单,同时开始对这些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面向公众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征询意见。根据该框架,包括AI、芯片、机器人、量子计算、脑-机接口、生物科技等在内的14项前沿技术将被限制出口,形成技术管制。
这些限制对美国科技巨头的海外业务而言,可能会构成毁灭性打击,因而导致美国科技股随后大幅震荡。当然,也会对中国相关产业形成挑战。“美国及一些西方国家限制中国企业海外收购,是担心中国取得西方的先进技术。”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客席讲师吴奕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然而,对中国限制技术出口,也必将逼使中国加速自主创新。”
11月22日,商务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中表示,“中方注意到美方公布的就拟加强14项技术出口管制征求意见的通知,正在对美方可能采取的措施进行评估。”
 “误伤”硅谷
根据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将通过商务管制清单(Commerce Control List, CCL)对具体出口商品进行监管,主要涉及敏感商品和敏感技术。
据了解,位列出口清单上的项目,需要预先获得商务部批准,未得到豁免的商品出口均受到出口管制。目前,该清单仅是征求意见稿,意见征求截至12月19日。
清单一出,美国科技股应声下跌。究其根本,源于出口管制对科技企业海外业务可能造成的影响。
例如,美国商务部在清单中将微处理器(MPU)列入出口管控器件范围内,并定义MPU包括片上系统(SoC)以及片上堆栈存储器(Stacked Memory on Chip)。而当前绝大多数手机处理器均集成了基带芯片等复杂功能,是典型的SOC芯片。
“一旦禁运,对于高通是毁灭性打击。”招商证券电子信息技术行业研究团队表示,2018年,中国大陆市场占高通总营收的66.67%,共计151.49亿美元,而主处理器即手机处理器的销售额占公司总营收的76.03%。假设全球各地产品销售结构比例一致,则高通中国区手机处理器销售额为115.18亿美元,占公司总营收的五成以上。
AI芯片同样如此。目前全球AI芯片巨头包括英伟达、英特尔旗下Movidius、FPGA供应商赛灵思等,这些企业在华业务比例同样较高。例如,英伟达近年来业务正逐渐向以中国大陆为代表的亚太地区进行转移,截至2016年,其在中国大陆营收达到13亿美元,同比增长61.9%,在全球各区域中增速最快,2017年,英伟达有20%的营收来自中国,高达97亿美元。
中国也是人工智能相关产业的重要市场。英特尔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杨旭日前在英特尔人工智能大会上表示,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是9亿美元,而到2022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将是90亿美元,5年增长10倍。这也就意味着,未来AI各类场景对AI芯片的需求都将保持高速增长。
机器人领域更是典型体现出“技术在美国、市场在中国”。根据华创证券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机器人销量达到13.8万台,相比于16年的8.7万台增长58%,净增长5.1万台,占全球比例也由14.5%上升至36%,为机器人第一大市场。
“如将上述产品禁运,对于美方而言是伤人伤己的行为。”招商证券电子信息技术行业研究团队表示,不过目前美国商务部也明确表示,欢迎公众提供包括如何鉴别关键技术的建议,因此该清单内容也存在不确定性,“清单落地后大概率会予以调整。”
掣肘中国
事实上,在清单所列的前沿技术领域,全球范围内能够与美国匹敌的国家并不多,中国算是一个。如在人工智能领域,根据《2018世界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蓝皮书》数据显示,中国、美国和日本相关专利申请数量领先,占比分别为37.1%、24.8%和13.1%。
而清单如此推出,考虑到我国在许多相关领域的技术积累与美国存在一定差距,部分公司的芯片等核心零部件供应必然会受影响,甚至影响程度超出想象。
例如,美国限制新技术出口的清单公布后,海康威视(002415.SZ)在11月20日股价大跌8.71%。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海康威视的供应商包括英特尔、英伟达、安霸这些美国巨头。而就在今年9月的机构调研中,海康威视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海康威视产品复杂性没有那么高,用到的器件种类没有那么多,相对于大型系统而言,受到来自单个国家的制约相对小一些。
“目前国内芯片领域暂时没有可替代的产品,AI训练端芯片差距更是十年以上。”赛迪顾问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向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国内仅寒武纪一家公司在做云端训练芯片,但直到现在第一代产品也未量产。”
即便是国内看似已经有所发展的云计算行业,也将受到明显影响。“国内无论阿里云或腾讯云等云计算服务厂商,都需要使用英伟达的GPU,芯片一旦限售,其AI云服务能力也将受限。”向阳直言道。
  新的机会
实际上,今年10月底,美国商务部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将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禁止晋华向美国公司采购零部件、软件及科技产品。
“NAND快闪记忆体市场中,美韩企业的科技垄断令其过去几年一直可以谋取暴利。”吴奕捷分析称,“美国向福建晋华进行生产原料出口管制,是因为福建晋华在DRAM(记忆体)领域取得技术突破,必将打破美国镁光和韩国三星的垄断,影响其利润,所以必须通过生产原料出口管制阻止福建晋华的量产。”
而这次,美国限制出口的14类新技术全都是未来科技发展的核心方向,“谁能控制这些技术,必能获得未来全球产业链中最高端、最核心部分的控制权。所以,美国希望通过限制出口以维护其未来在科技制造领域的领导地位。”吴奕捷表示。
不过,尽管清单落实短期内会对国内产业产生影响,但相关领域部分研发能力较强的国产芯片、算法、零部件等致力于自主自控的厂商面临的竞争将会减少,有望加速发展。
“据产业链调研,我们了解到目前海思Hi3559AV100 SOC芯片性能已经达到甚至超过国外同类芯片。AV100芯片内置双核神经加速引擎、双目深度检测单元等,可应用于泛卡口领域,实现人脸、车辆、行为检测。”招商证券电子信息技术行业研究团队指出。
更高性能的云服务器端方面,海思也推出了昇腾310芯片,拥有8TFLOPS半精度计算力,采用12nm FFC工艺,最大功耗为8W,已达到业内顶级性能。同时,海思还将于2019年2月正式量产昇腾910芯片。“伴随国产AI芯片的崛起,以海思为代表的国产厂商,已经在部分应用场景替换英伟达方案。”
除了国内相关领域厂商迎来新的发展机会,同时,美国的屡次管制,也进一步以外力迫使中国进行自主创新。不过,吴奕捷建议,中国自主创新的方向并非闭门造车,而依然应当是与国际接轨,与各国共同设立行业技术标准。
“如今,产业链全球化的趋势并没有被逆转,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生产所有的产品部件。”吴奕捷表示,“中国应继续推动产业链全球化,与其他国家共同推动科技创新发展与交流。”